打通乡土血脉传承民族基因,最好的纪念

陆地,这位广西现当代文学奠基人的名字,最近又被反复提起,成为传播的热点。

时下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存在哪些瓶颈?地处少数民族地区的广西,少数民族作家如何打通乡土血脉,创作出具有民族特色的作品?11月2~5日,由民族文学杂志社、广西文联、广西桂学研究会共同举办的“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多民族著名作家“美丽南方广西行”文学实践活动在南宁、百色举行,区外20多位民族作家与广西作家、评论家汇聚一堂,围绕“少数民族作家如何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少数民族文学发展现状和前景”等主题展开研讨——

这是因为不久前,地处南国边陲崇左市的广西民族师范学院成立陆地文学馆并举行了揭牌仪式。

1珍视亮点力求精品

作为广西文坛的旗帜性人物,陆地一生创作颇丰,尤其是创作的壮族文学史上第一部长篇小说《美丽的南方》,1960年出版后引发全国反响。著名学者李鸿然在《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史论》专章评论道:“在国家文学坐标上,其地位和影响是毋庸置疑的。”

如果把中国文学比作一条奔腾不息的大河,那么少数民族文学便是汇入大河的重要支流。地处少数民族地区的广西,少数民族作家占据一定分量,仅广西作协的壮族作家就有数百人。广西桂学研究会会长潘琦回忆,广西文学创作在上世纪50年代呈现一段旺盛时期,到上世纪90年代文学桂军“三剑客”又掀热潮,少数民族作家已是广西作家的中坚力量。潘琦认为,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在年轻一代的不断接力下,预计未来5年会出现文学桂军第三梯队,将有更多新生力量助推广西民族文学走向外界。

文学馆的基础是有价值的文学史料。对于创建陆地文学馆而言,抢救散落各地的陆地珍贵资料,是当下最紧迫的任务。记者了解到,广西民族师范学院文学与传播学院文学研究学术团队为此不懈努力,他们通过电话联系,上门走访陆地亲属及其生前好友等动员捐赠,目前已收集到《瀑布》手稿、陆地各种获奖证书、陆地墨宝及各版本的陆地作品及研究等各种珍贵资料近千件。

近年,广西文学经历了从山到海、从纯文学到影视多元化、从短篇到长篇的迈进。中国文联副主席丹增提出,广西作家在一路披荆斩棘的努力中,有3个值得珍视的亮点:一是在文学边缘化的形势下,广西作家队伍仍能保持旺盛的创作力;二是在一些地方作家实力参差不齐的状况下,广西作家能保持很好的整体性;三是在多元化的文学格局下,广西作家能紧跟时代步伐,坚持文学创作的创新性。这些都是少数民族作家应该坚持的方向。

广西民族师范学院教授罗瑞宁说:“创建陆地文学馆,尤其是陆地资料征集,我们得到陆地亲属以及属下的帮助。陆地亲属陈南南把包括《瀑布》手稿在内陆地先生生前上百件珍贵的资料无偿赠送我们;陆地的学生和属下——潘荣才、凌渡两位先生是广西著名作家,潘荣才写有《陆地传》。我们曾经登门造访两位先生,他们均表态‘有生之年,假如能看到陆地文学馆真正落户陆地故里高校——广西民族师范学院校园内,将是广西文学文化的大幸,今生可以无憾矣!’两位先生将他们自己珍藏的全部有关陆地资料都捐给了我们。”

除了这些方面,还需要“增强民族文化的自信心”。中国散文学会名誉会长吴泰昌感慨:“这次有机会到百色采风,完成我多年一个心愿。以前我曾到桂林永福县,那里长寿老人的生活场景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广西一直给我一种神奇感,繁华之中很静美。红色文化、生态文化与民族文化一样是珍宝。广西有这么好的文化资源,少数民族作家应该充满信心,沉得住气,越是心静越能潜心创作出好作品。”

自治区党校教授陈学璞曾在2017年写过一篇调研报告,建议建立陆地文学馆。亲历揭牌仪式,他激动地说:“陆地文学馆,除了要纪念这位著名作家以及他出版的一系列精品之外,更主要还是把陆地的文化精神传给我们的下一代,把他的这种革命精神、人文情怀传承下去,并且发扬光大。这个馆,首先主题要鲜明。陆地在抗日烽火燃烧的时候奔赴延安,到了革命圣地经受锻炼,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而且在那里考入了延安鲁迅艺术文学院,成长为一位革命作家,陆地这种精神信仰很值得我们学习。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我们建这个馆,就是要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其次,这个馆不能够纯粹只是摆一些图书,而要营造一种氛围,让人一来到这里,就融入一种激发创作的氛围。这个馆,还可以变成文化产业创意室。”

“近几年广西文学的一大亮点是长篇小说创作的繁荣。”《民族文学》主编石一宁认为,这既是因为各民族作家勤奋、艰苦的创作,也得益于广西党政部门和文联作协组织的大力倡导和扶持。在良好的创作环境下,还需对近几年来的创作进行认真梳理和研究,总结经验,找出弱点。不要满足于数量的繁荣,而要把创作精品作为首要的关切和追求。在创作长篇的同时,也要重视中短篇创作。因为当下生活的节奏越来越快,从纯文学阅读来看,中短篇作品的读者更多,需求也更大,而且也同样能展示一个作家的才华和功力。

据罗瑞宁介绍,该校现已成立陆地文学馆创建小组,文学院也正组建陆地文学基础研究与外联机构。

2“深扎”乡土流淌成文

由于陆地精神的感召,邱华栋、李洱、黄发有、林白、张燕玲、林那北、朱山坡等区内外评论家、作家出席了揭牌仪式和同期举行的由中国现代文学馆、《南方文坛》杂志和广西民族师范学院共同发起的《南方文坛》年度奖颁奖暨“今日批评家”论坛。

随着“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号角的吹响,各地文艺工作者纷纷走出“庙堂”,贴近深沉土地,掀起一股“深扎”热潮,收获了丰硕果实。然而,对于个体性的文学创作,人民日报文艺部原副主任王必胜认为,有的地方或许误解了“深扎”内涵,出现“活动多但作品少”的现象。王必胜阐述,对少数民族作家来说,深入生活并不是难题。因为他们一直身处一方水土,写得最多的就是熟悉的东西,真正的难题是如何深入民族文化的精神层次。因为“现在我们被纯消费影响太多,缺少传承传统和接地气的作品”,所以“对自己要有高标尺,要坚信少数民族文学是大有可为的,坚信写民族的作品是有吸引力和有可能走得出去的”。